關於部落格
翻修
  • 1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共飲一江水同是一家人

  ◎李小靈(作家)   7月23日,北京市文聯組織包括作家、戲劇、音樂、舞蹈、書法、美術、攝影、曲藝8個藝術門類、60餘名藝術家組成的首都文藝家南水北調創作採風團從北京出發,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河南南陽、湖北十堰進行創作採風。本版刊登部分採風團員的作品,以饗讀者。   我作為北京作協的一名成員,帶著對南水北調的模糊概念,甚至還有網上看來的一些負面評價的偏見,踏上了這次為期12天的旅程。然而,隨著採風的不斷深入,我的心每一天都在經歷著震撼和感動,並且為自己的無知而羞愧、自責。   自從上世紀50年代偉大領袖提出“借水”的奇思構想開始,半個多世紀以來,庫區人民為了一渠清水送北方,付出了我們無法想象的犧牲。丹江口大壩開工的指令一下,庫區人民積極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,在那個極其艱苦的年代,十萬人自帶工具、乾糧奔赴戰場,缺吃少穿、嚴寒酷暑也沒能阻擋人們戰天鬥地的激情。僅僅一年零三個月,丹江口大壩就實現了截流合龍,丹江、漢江兩條巨龍被攔腰斬斷,然而,為建設大壩而傷殘犧牲的人數已無法確切統計,更不要說每個人的名字。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默默而悲壯地消失了,這些平凡而英勇的名字沒有被載入史冊,卻永遠鐫刻在了璀璨的星空。   親手建成的大壩淹沒了自己的家園,庫區人民無言地踏上了遠走他鄉、重建家園之路。人走屋拆、人走戶銷,沒有或極少的搬遷補償,數十萬人從美麗富饒的魚米之鄉遠赴青海、新疆等地。然而,他們奔赴新生活的萬丈激情,很快就被生活的困頓、離鄉的煎熬、遷入地的歧視以及氣候、水土不服等所澆滅,高達30%的人客死他鄉。另有大批人冒死一路乞討返回了自己的家鄉,然而,家鄉也沒有他們的容身之地,無房、無戶、無地,一無所有的他們從移民變成了流民。   2008年,南水北調再次被提上日程。隨著丹江口水庫水位的再一次提高,海拔172米以下的30餘萬豫鄂庫區人民不得不再次離開家園。雖然這次搬遷國家給予了優厚的補償,但那種離鄉別土的揪心疼痛卻誰也代替不了。一家老小在祖墳前再磕個頭,算是和祖先的告別;再摸一摸老屋的土牆,很快它就要夷為平地;在母校再升最後一次旗,為即將奔赴他鄉的孩子再上最後一堂課;襁褓中的嬰兒,離家時還在媽媽懷裡熟睡,一覺醒來卻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;風燭殘年的老人,本是落葉歸根的年紀,卻只能含淚離開故土,任一把老骨埋葬他鄉……只把他鄉作家鄉,家鄉從此變故鄉,這是怎樣一種連根拔起的痛啊!   如果說上世紀的遷徙苦的是移民群眾,那麼本世紀的遷徙最苦的就是移民幹部。以前採取的行政命令、放水攆人的非人性的粗暴措施被完全摒棄,在“以人為本,和諧搬遷”的理念下,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內,要針對數十萬人完成搬遷前普查人口、土地實物登記、規劃確認、分戶分宅、宣傳發動、學籍戶口轉移、證件更換、債務化解、組織搬遷等136項必要環節。僅僅從這些環節,我們就可以想象這背後是多麼瑣碎和艱巨的工作。這些身處最基層的移民幹部,他們憑自己對事業的忠誠和出色的智慧,做到了“不漏、不掉、不傷、不亡”,高標準完成了這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為了做通移民的思想工作,他們吃住在村裡,移民不開門,他們就在門口守候;遭到移民的打罵甚至圍攻,他們一不還口二不還手;搬遷前是他們為每一家照張全家福;搬遷時是他們流著眼淚搬運傢具,並把年邁的老人背上車;護送到移民新居又是他們親手把祝福的對聯貼上……連續近三年超負荷的工作,大多數移民幹部積勞成疾,其中 20餘人永遠倒在了這片深情的土地上,他們用無聲的行動,樹立了一種怎樣偉岸的群體形象!   我們乘坐的游輪航行在丹江口水庫上,平靜的水面波光粼粼,浩渺的丹江口水庫把我們這些遠方來的孩子擁在懷中,任我們在船上嬉戲、拍照,像一位慈祥的母親寬厚地望著自己無憂無慮的兒女。捧起一杯丹江水,我和著眼淚咽下。為了讓更多的人喝上這杯甘甜的水,丹江、漢江默默地把它們蛟龍般高傲的頭顱,從東方轉向了北方!   據北京市水務局公佈的數據,北京市人均水資源量已不足100立方米,是世界發展極限標準的1/10。地下水被過度開采,一些地區已抽到了基岩,意味著這裡的地下水一萬年都難以恢復。這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數字!我們多麼像一群貪婪的子女,吸幹了母親的乳汁,現在又在掘取大地母親的血液。   “悠悠碧波把你我相連/君在那邊/我在這邊……千里之外有我凝望的雙眼/千里綿延流淌著你無盡的思念/迢迢千里路/也隔不斷同飲一江水的血脈。”這是我行程中創作的一首小詩中的幾句。我已無法用語言表達這短短的行程所帶給我的感動和震撼,只是在以後的日子里,每當端起水杯,我都會想起千里碧波那頭的父老鄉親,因為我們是同一個母親滋養的血脈相連的一家人。  (原標題:共飲一江水同是一家人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